湖南幸运赛车破解版
設為首頁 頭部信息

袁德被誣告案將何去何從?

2015-02-03 15:16:00 來源:消費日報網

  近日,本報接到內蒙古自治區興和縣城關鎮人袁德的強烈舉報,反映中能源電力燃料有限公司董事長馮亞莉為了逃避袁德的債務,以非法手段捏造事實對袁德進行誣告陷害,更沒想到的是馮亞莉的誣告材料還得到大同市個別領導的批示,將袁德治罪以達到賴賬的目的。袁德為了能夠依法還自己一個公平公正,無奈之下求助媒體,希望引起有關部門重視查處糾正此事,同時懇請社會各界予以關注!

  被馮亞麗忽悠,誠信到大同做生意反遭欺騙賴賬

  袁德說,我在2011年初通過北京的一位朋友認識了馮亞莉,她說他們的公司在大同買了個站臺,讓我去供煤往港口發煤,保證我掙幾個億。我當時在北京做廊坊的煤炭生意,每年能收入一千萬到兩千多萬元,已經給廊坊供煤快二十多年了。我聽了她和她男人周賓的忽悠,把北京和廊坊的生意全部放棄。

  在2011年的3月份帶了三千多萬元,到了大同和她們簽合同供煤。馮亞莉讓我付給她一百萬保證金,我把合同簽了又付了保證金后開始供煤。當時供煤是我初次來大同做,不了解這邊的情況,我和中能源大同南郊區塔山集運站簽的合同是一票(增值稅一票)結算。我送煤送到十多萬噸的時候,他們提要四票(增值稅、基金、準銷、運費)四票結算,不然不給錢。我當時送煤時只算計一票結算,利潤能看到每噸二十多元,沒想到他們多出基金票32元/噸,準銷票7元/噸,運輸票7元/噸這樣計算,他們逼著開發票。我計算每噸賠50元,這樣他們就扣了煤款500多萬元,我當時不干了,回北京后他倆又找我談,說兄弟眼光放長遠一點別看眼前我們會讓你掙大錢的。后來又重補合同來大同繼續給他們供煤,一直做到元月底的時候,他們的資金就付不了啦,我多次回北京找她,每次去單位約好幾點見面,可去了不見面等到夜里幾點,再約到她家門口希爾頓大酒店見面,請他們吃宵夜,這樣有五、六次,后來就又躲著不和我見面。

  當時欠我二千伍百多萬。一直到九月份她又找到我說:兄弟,我們收了港口客戶的預付款人家逼著要煤,你就幫大姐一忙,我馬上給你結賬,沒辦法后來我又來大同給他們供煤。在十月份供到伍萬多噸的時候,又找茬說煤的質量有問題扣住伍佰多萬元又不給我結賬了。

  我回北京到中能源后,看到深圳發展銀行的人員在她那里追要貸款三億元,那幾個人在單位等了她一天,她沒敢回公司我也沒有見到她。后來她又讓業務科聯系別的供煤商給他們供煤。當時我一想讓郝文學去給他們簽合同供煤(因為他們已收了港口客戶的預付款,怕人家告她她才急著找煤),當時郝文學和他們簽合同供煤時,資金結的很快,可就是不給我公司的錢。后來快年底了,我急了就不讓他們裝火車,就這樣逼著要賬她就開始恨我了。

  見不繼續中招,便官商勾結設局陷害抓捕受害人

  袁德說,到了2012年我多次找她要錢她都躲著我,后來好不容易找到她見了一面,又讓我給她開增值稅票2400萬,說開完票就付你錢,我把票也給他們開了,但還是不給錢,又說把站臺包給我,我又相信了她。過幾天又提出和我借七百萬元急用,她說弟弟再幫我一次吧,把錢打在她哥天津一家投資公司賬上,她把投資公司的開戶行和賬號用短信發給了我,我考慮她一次次的忽悠我,我就沒給她打款,這樣她欠我的錢也就不給了,就從她們賬面上找毛病,和南郊區公安局長趙武官聯合起來弄我。

  先把郝文學抓進了看守所,以私刻公章罪關了5個月。在這其間趙武官幾次通過別人找我見面,第一次見面趙武官約我在大同明堂飯店吃飯,他還帶了五六個女的和我一起喝酒,喝完了酒趙武官說:袁德,給我160萬我力保你和郝文學沒事,第二天在322醫院對面我開車給他拿去了50萬,第三天又在322醫院趙武官家門口給他拿了70萬元,都是現金,還差40萬元我當時卡上實在沒錢了。后來趙武官還說過順便給你投資兩千萬做生意,有我保護誰敢弄你,你每年給我一千萬。

  到了八月十五他又讓我給他買一箱黃金葉煙(價值5萬元)和1573酒一箱,他司機拉走的。就這樣趙武官說了不算,算了不說的忽悠我。到快過年了,連我的.也不接了,過了年后我才知道把我上了公安網了。我又找他,他說:馮亞莉找我,讓我抓你,還說別看你在網上,我不會讓人抓你的,放心吧這是應付馮亞莉的。哪想到他們早就聯合起來害我。

  就在2013年8月17日,我正在朔州發煤。朔州公安局把我抓住,下午趙武官手下重案隊隊長喬瑾從朔州把我帶回大同南郊區公安局,喬瑾和我說沒事的就走走過程(因喬瑾在2012年到內蒙古興和縣稅務局查賬時向稅務局長趙俊峰要了10萬好處,趙俊峰給我打的.,我給趙俊峰打過去10萬,趙俊峰給了喬隊)所以喬瑾對我還可以。

  到底誰是無辜,誰在犯罪,誰又在保護犯罪?

  沒想到第二天把我送進了看守所,是以私刻公章的罪名,在看守所呆了38天。9月23日檢察院因證據不足不予批捕打回公安局,晚上9點多,把我從看守所放出來帶到南郊區回去村派出所,又給我辦了指定監視居住,第二天又把我帶到晉北賓館三樓最靠里的一間房,他讓我出錢開了一間客房,馮亞莉派人和公安局一共開了4間房。當天他們4間房中有一間房門口安裝了監控專門對著我的房間監視我,還雇用了7、8個身上紋著紋身的社會流氓。派出所安排了4個班,一班3個人24小時來監視我,我沒有一點自由。

  就這樣監視居住了3個月之久,因為我患有心臟病、冠心病、高血壓和痛風我就申請他們帶我到醫院看病,當時檢查結果是高壓210低壓130,就這樣還不讓我住院。后來我老婆多次去找趙武官申請住院還是不行。過了幾天又去醫院看,我血壓還是很高,腳也痛的下不了床,我老婆又找趙武官再次申請才讓我住了大同五醫院。趙武官還跟我老婆說你們不要再找別人,你們要鬧的話我挖地三尺也會找你們的事兒。

  在我監視居住期間,趙武官又派出多名警察上我站臺抓我的會計和工人,把我的所有賬目全部拿走,又給我定了虛開增值稅發票和非法經營罪。后來在大年的臘月二十八,也就是陽歷的1月28日趙振中給我打.說趙武官要和你見面,那天上午在北都大酒店的二樓茶館和趙武官見的面,當時趙振中把我的上衣和拖鞋都查了一遍,怕我的身上有監聽器,又把我的手機也一塊拿走才和我談的話。趙武官說:兄弟這不是我要害你,是上面省長李小鵬壓下來的哥也沒有辦法,哥雖然拿你錢,確實我不想害你,現在抓你也是走走過場,哥還會幫你的,你明天寫個申請就說你媽有病,先把手續辦一下,我給批準了你就可以回家好好過個年,等過了十五再說。趙武官又說監視居住半年,到了3月23日案子就自動解除了,你要不相信哥把拿你的錢給你加倍退回去。談完后他說你先不要下樓他說完后就先下樓走了。我回醫院就聯系家里找我媽的病例和住院手續,上午趙武官派下面兩個人和我一起拿著我媽的病例去辦的手續。快中午時讓我到經偵隊說陳局要找我談話,我到了以后陳局沒說幾句話就拿出逮捕證說:你犯了非法經營,虛開發票罪已被逮捕,當時我就出了一身冷汗,我還以為可以回家過年了(因第二天就是大年)我當時就說我沒有虛開發票也沒有非法經營,他倆不讓我說話,就給我強行帶上手銬送到了看守所,我家人還以為我要回家了,沒想到我都被送進了看守所,我家人的心情是可想而知了。我無法形容家里人當時的心情…..

  從一開始到現在,我在看守所呆了快一年了,他們先后從公安局到檢察院,又從檢察院到公安局,又從公安局到市中院共幾個來回。2015年1月15日,直到今天我都不敢相信法院會給我這個無辜的的人下判決書,(2014)南刑初字第146號《山西大同市南郊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判了十年。我萬萬沒有想到,有罪之人逍遙法外,無辜之人反遭陷害被判刑入獄。

  錯判,是向專家挑戰還是向國家法律的公正宣戰?

  當事人說:袁德一案,是中能源電力燃料有限公司董事長馮亞莉為了逃避袁德的債務,捏造事實對袁德進行誣告,并治罪以達到賴賬的目的。馮亞莉以袁德涉嫌偽造公司印章罪、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經公安部門查實都不成立,由于馮亞莉的誣告材料得到大同市長李俊明,副市長劉振國,市公安局長王武道的批示,公安多次變換罪名調查,后按虛開增值發票罪報檢察院,檢察院起訴到法院,最后判無辜的人十年有期徒刑。

  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區分局由于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曾兩次被大同市南郊區人民檢察院退回補充偵查。2014年9月3日《袁德非法經營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專家論證法律意見書》也充分說明了袁德不構成非法經營罪、虛開增值專用發票罪。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袁德非法經營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專家論證法律意見書》部分截圖

  袁德沒有偷稅漏稅,何來的增值發票犯罪,偷稅漏稅應由稅務部門查實移交司法部門,陳興良等法學教授專家已論證不構成犯罪,仍然要錯判,是向專家挑戰還是向法律的公正宣戰?

  公開勒索、違法辦案,在領導的批示下大做文章

  當事人反映:本案起因是個別大同市領被別有居心的中能源燃料公司拉攏蒙蔽利用,充當了非法利益的保護傘。袁德于2013年8月17日被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區分局以涉嫌偽造公司印章罪、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2013年9月15日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區分局向大同市南郊區人民檢察院提請逮捕,2013年9月22日大同市南郊區人民檢察院審查后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理由不批準逮捕。

  2013年11月25日大同市市長李俊明批示:“請振國同志查閱。”劉振國副市長批示:“請市公安局王局長依法查處。”2013年12月2日大同市公安局王武道局長批示“請某某局長了解案情,協調法制,南郊分局辦理。”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圖)大同市市長李俊明、副市長劉振國、公安局局長王武道等有關領導批示截圖

  2014年1月16日,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區分局以袁德涉嫌非法經營罪向大同市南郊區人民檢察院提請逮捕,在公安局的強大壓力下,大同市南郊區人民檢察院以袁德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罪批準逮捕。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區分局由于證據不足,曾被大同市南郊區人民檢察院兩次退回補充偵查。

  2014年1月26日,南郊區公安局領導在某茶樓約談袁德,提出讓袁德再出1000萬元人民幣,他負責協調袁德案件。袁德拒絕。3天后(也就是1月29日),袁德被正式批捕。

  程序上多次嚴重違法,行政干預。刑事正當、正義是確保公民不被非法追究的根本。如果虛開增值發票罪成立根據發票的數額應該大同法院一審,不應該南郊區一審,目的是想把無辜者啪死在大同。

  我和馮亞莉有真實的業務來往,為了討回債務,不管從哪里開增值發票,都向國家交了稅,我的債務本來應當受到法律的保護,然而卻反遭陷害。 而馮亞莉坑民、騙國家的稅,逃避巨額債務。不但不受到任何處理,還有國家工作人員為馮亞莉逃避巨額債務做幫兇。

  2011年11月30日,天涯社區、中華論壇網等網站刊登一篇名為《渾源縣公安局長不顧領導批示瘋狂跨省迫害黑龍江無辜企業》的稿子,其主要內容是說,山西省渾源縣公安局局長趙武官收受巨額賄賂,插手經濟糾紛,以涉嫌合同詐騙罪為由,將“盛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清宇列為刑拘在逃人員,在全國公安網上進行懸賞緝拿,濫用國家公權力,將上網通輯合法公民作為自己非法斂財的手段等相關情況在網上瘋。然而就在2014年9月26、27、28、29、30日趙武官先后請人到處發帖子轉帖子,往自己的臉上貼金,為何要在自己臉上貼金?

  當事人內心的委屈無助及無奈的訴求

  袁德說,我帶上3000多萬本錢來大同給馮亞莉供煤,賠了這么多錢,馮亞莉除了不還我錢,還利用她在北京的關系與大同政府的公、檢、法合起來往死里整我,這還有天理嗎?習主席在十八大四中全會的精神都體現在哪里了?

  我要是真有罪,犯下的就認了。可這案子是什么罪竟然定我虛開發票,那么開票的單位和用票的單位怎么一個人也沒有抓進來,一個也沒有被判刑!要說我犯罪是真的那他們不也犯罪了?我在整個過程中沒有偷稅也沒有漏稅,更沒有非法拿一分錢,也沒有造成任何后果。而馮亞莉又是欠款又是把發票抵扣,為什么沒有人過問?反而把我害成這樣。怎么就沒人查馮亞莉呢?據我所知,她利用上邊的關系欠上海綠地就二十多個億,唐山開灤集團也幾十個億,還有銀行幾個億,為什么就沒人去查她!難道司法部門就沒人過問她的事?

  在2013年初我通過和朋友借款還有用房產抵押貸款共1.8億到朔州包站洗煤廠,準備好好干點事,把損失往回補一下,沒想到讓公安局長趙武官把我害成這樣。現在存的二十多萬噸煤也不知丟了多少,包站臺的費用都賠了進去,別人欠我的錢也沒法要回來,我欠別人的錢都通過法院和我要。現在又判了我十年,我在北京和廊坊奮斗了二十多年的積蓄,現在都要賠在這里了,這是要害我到家破人亡了。我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依靠法律來維護我的權益了。

  我要上訴,我要把我所有的不滿都說出來,把這一年多來我在看守所里所看到的和體會到的以及想的都要說出來,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請求查處:1、馮亞莉的所作所為及騙人的行徑并欠我一千七百多萬元。2、公安局長趙武官的騙人行徑及所作所為。3、公安局長趙武官和我吃飯時的所作所為并有.錄音。4、重案隊長喬瑾收受10萬元。同時請求上級政府能夠異地審理此案,使呼格吉勒圖的悲劇不再重演,還我一個公正,還國家依法治國一個正道。

  綜上所述,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區分局個別領導為達到個人的私利,不惜動用國家機器,濫用司法權力依然鋌而走險,冒天下之大不韙,縱容袒護罪大惡極的中能源電力燃料有限公司董事長馮亞莉,使其興風作浪,捏造事實對袁德進行誣告、陷害,錯判給袁德給一家以及和袁德有業務關系所有經營者都帶來損失,嚴重擾亂市場經濟秩序,比貪污行賄受賄給社會帶來的壞影響后果更嚴重,更給袁德一家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當前,習近平主席“要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那么上級有關領導將如何處理大同市某些領導與中能源電力燃料有限公司董事長馮亞莉等人聯合對袁德等人進行誣告、陷害一案,本報將拭目以待!

  法律鏈接:

  我國《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條【誣告陷害罪】 捏造事實誣告陷害他人,意圖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犯前款罪的,從重處罰。

  來源:http://sye.xfrb.com.cn/newsf/2015/02/03/1422936918433.htm

湖南幸运赛车破解版 云南昆明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规则 山东群英会6月6号33期开奖结果 正宗中国麻将 pc蛋蛋尊享版安卓 海南飞鱼彩票走势 浙江11选五走势图跨度 幸运时时彩走势图个位 高频彩票出号原理 中国体彩网手机版